名博馆>云南快乐户外>小时候我们冬天玩什么|爱自然户外教育

小时候我们冬天玩什么|爱自然户外教育

2017-01-12 18:33云南快乐户外 推荐100次

小时候我们冬天玩什么|爱自然户外教育


有了电子产品,孩子们在野外玩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也难怪报纸上屡次会说,中国孩子的体质是越来越弱了。

说到冬天会玩什么,我想起一些小时候我在玩什么,回首起来能忆起许多的嬉闹片段。第一个想起的就是爬犁,现在不少孩子不愿意在大冬天在玩起它了。首先在实用上已经过时了,记得小时候办理年货的时候,一箱苹果,若干肉猪需要绑在爬犁上,要从街里拉倒家中。现在只有花点钱,打个出租车,既省力又快;其次,电脑、MP5,平板电脑和各种CD的诞生,每年都是可以让它们更新换代,动漫,大片,不用出户就可以在室内舒服的欣赏。孩子们也不用在室外顶着寒冷的天气去找一些娱乐设施,大一点的孩子,除了一起吃一顿,最多到歌厅里唱着那当年流行的歌谣。

我想如果80后有了孩子,恰巧你又生活在东北,你多少要领着孩子在操场里玩玩爬犁,这是一种接近的大自然的方式,又可以锻炼身体,还可以唱着“铃儿响叮当”,“冲破大风雪,我们坐在雪橇上。快奔驰过田野,我们欢笑又歌唱,马儿铃声响叮当,令人精神多欢畅,我们今晚滑雪真快乐”。

雪橇适合平原地区,谈不上一眼望不到边,至少道路相对的平稳,几只狗拉在前面,也可以用马用牛,坐着上面的样子却是很悠哉;我们山沟里,道路迂回曲折,山地起伏不定,适合用爬犁。小时候去奶奶家过年,我走累的时候,父母拉着一条绳子在前,我坐在爬犁上手里拉着各种年货,路基本就是这样走出来。在没有机械车的时候,爬犁才是最适合的交通工具。

爬犁进入娱乐视野,也用不同的玩法,可以在林间小道,也可以在街面的大上道。只要隆冬到来,雪满天地,即便你爬犁下放嵌着的铁条已经上绣,在雪地里拉着的几个来回就可以磨的光滑了,这个地方我们叫它辕子,弓形铁条镶嵌在爬犁下方的左右两侧。玩爬犁,不要在过于陡峭的路面,选一处坡度比较平缓的路面,你或坐或趴,用脚也可以用手去把握方向,借着路面的坡度,从高处滑向低处,不过上来的时候需要步行。

现在玩爬犁不宜在街道上了,因为车辆日益增多。我小时候那时候也没有私家车,小镇里到了四点以后楼下几乎就没有车辆了。那孩子如同被放飞的五彩气球,一下子涌到路面,拉着各式各样的爬犁,那场面真叫热闹。

还有一种玩具也逐渐的消失眼帘了,我们土话叫它“冰猴”。“冰猴”有铁制的,也有木制的。我小时候玩的大多数是木制的,上面用油漆刷的五颜六色,也具有观赏性。它上面是圆柱形状,下面是扁形的圆锥体。在锥点处,东北话就是那突出的疙瘩处,镶嵌一个圆珠。这样看如同一个陀螺状,有圆珠它下端接触冰面在才能旋转起来。如果要旋转起来还需要鞭子,手拿着鞭子抽打,它才能旋转的起来,这个玩法叫“抽冰猴”。

可以一个人玩,也一个几个人玩。几个人玩,可以分伙,中间画出楚河汉界。一边选手用鞭子将“冰猴”抽到界那边,那边选手在抽打回去。要保持它的转动,还要抽过线。

这种玩具,只适合在冬天玩,应该属于雪文化。小学时候常玩,中学就没有接触过了。现在更成了一种记忆里的游戏。其实它也是一种竞技游戏。你如果转的好,就不能让它停下来,时间越长越是高手。

现在到市场里看到一些杂货铺子,看着琳琅满目的玩具,就是没有“冰猴”。玩“冰猴”不分性别,男女生都可以,只有一处空地,都可以在里面大展身手。这个玩具精巧也便捷,如果经过改良,其实在水泥地上也可以转动起来。我希望80后的父母,应该带着孩子去“抽冰猴”了。

还有一种玩法在冬天特别的盛行,那就是脚蹬子。脚蹬子的做法很多,有的用木板子,在接触地面的地方铆进两条铁丝,也相当于辕子。仿佛一只拖鞋下面有两条铁线,铁线在雪地上接触,保持平稳的滑动。你只需一只脚踏上,另一只脚瞪着地面,给以弹簧式的缓冲力度,这样让你如同滑旱冰一般,有一种飞一般的体验。

另一种做法更为简单,直接踩上铁线,这个铁线比较粗,类似“U”形状,在弧度处弯起,在脚面踏上的时候有一个空槽,你的鞋面依旧如同镶嵌了两条铁线。玩法也一只脚踮起,另一只脚踏着脚蹬子,在山间小路,或者街道路面如滑板一样滑起。它不似爬犁体积比较大,你坐着爬犁上控制方向其实也需要更多的技巧,而玩脚蹬子只要能勇敢的摔几个跟头,那么掌握方向也是熟能生巧。

这个玩具现在来看不宜到街上玩,躲路上的行人不说,车也很多。如果楼下的路面都被你滑的有硬又亮,老爷爷老奶奶出门就容易摔跤,这个玩具适合在一个特定的场地内,几个人也可以相互比试看谁滑的更厉害。

爬犁在城市确实不在时宜,它是属于冰天雪地山沟里人的工具;但是“冰猴”只要有一块空地,就可以让你玩的不亦乐乎;脚蹬子,其实只要你能保证脚下套住的东西在,在路面行驶光滑,也可以玩的不亦乐乎。

在城市里,孩子如果不接触数码,尤其是冬天,玩一些体育活动都显得特别奢侈。除了所谓的学习压力,冬天足球一个人踢的没有意思,篮球又太冻手,去个少年宫还得办理会员卡。在偏远山区的我,记忆里的那些游戏,既免费又好玩,还接地气,更有大自然的呼吸。

随着一项又一项的儿时游戏,慢慢的被时光淘汰,我的心情会有一些失落。冬天,现在孩子们也少有在户外活动。如果说年味的消失,是自己成长中的心态落差;那么孩子们冬天热闹的情景,慢慢的无影无踪,可能是时代变了。

有的时候我会情不自禁的到楼下堆个雪人,或者卖弄一把做个雕塑。这不是娱乐,其实在寄情过往,为了那一去不复返的孩提时代。时光就是这样悄无匿迹地随烟消逝,竟然没留下任何踪痕。如今又是冬季,那些过往,带给我一些厚重冰冷的气息。冬天的身影就这样蹒跚地走进我冰凉的屋子,而那往事入一片片黑白画面一样,悄悄地融入到我的世界。一夜无眠,不是因为太冷,我蜷缩着身体,翻来覆去,辗转反侧,怎么也不能入睡,我在想,那些年,我小时候在冬天,玩过的游戏。

现在的孩子们,这个冬天你们玩什么了呢?



云南快乐户外的的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