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博馆>职教晨讯>五月,我们谈谈劳动与职业教育

五月,我们谈谈劳动与职业教育

2016-05-25 02:39职教晨讯 推荐100次

五月,我们谈谈劳动与职业教育

作为人类最基本的活动,劳动创造了人,也创造了教育。教育一直传承着劳动创造的文明成果,其中,最富有劳动特色的职业教育,以增进与生产劳动紧密结合为纽带,在服务国家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实现中国制造创新发展中日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劳动教育蕴含着素质教育的核心价值,是促进素质教育的重要手段。劳动是社会进步的基因,是教育发展的动力源,其之于人类,犹如心跳之于身体,重要性不言而喻。马克思主义认为,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不仅是提高社会生产力的一种方法,而且是造就“全面发展的人”的唯一方法。素质教育本质上是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尽管德智体美各有育人价值,但若没有劳动要素的加入,劳动者素质如何形成?实际上,劳动教育会增加德智体美的整体感、现实感与获得感。恰当的劳动教育能深化人对社会的认知,明了个人与社会的关系,履行好社会责任,最终实现个人价值,使个人更加有益于社会。在教育与社会之间,劳动教育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中介,浸润在家庭教育、学校教育之内;作为一条主线,贯穿于继续教育、社会教育之中。

我国的教育政策、法律一直十分重视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政治导向与思想价值,但劳动教育在现实中却经常受到有意无意的排斥:家长、教师的抱怨越来越多,孩子接触家务、公益等劳动越来越少,占比不多的劳动技术教育也是强技术而弱劳动……

学校作为教育的主体,在系统培养学生的劳动意识、基本劳动能力、劳动道德等素养方面理应起主导作用。但现状却是,劳动教育不能融入学校人才培养方案,没有建立起与之相适应的人才评价制度,很容易与知识教育对立起来或流于形式。在学校,学习观不断被强化,劳动观与职业观鲜有人问津,知识成为学生全力征服的对手,应试能力掩盖了全面发展。曾几何时,学校安排的一些劳动项目,如卫生值日、建校劳动、美化校园活动等,现在被物业公司所取代,学生对校园劳动越来越陌生,劳动从教育中被剥离殆尽。除了学习,学生对真实的劳动世界知之甚少,“爱劳动”多半成了一句口号,缺乏行动的体现。一个事与愿违的现象是:学历高而就业难。毕业时,目睹学生茫然又期待的脸,能否拨动教育者的忧患意识?

劳动教育需要升温,也需要全社会的关注。与学校教育相比,我国的家庭教育、社会教育显得太过薄弱,家长过分依赖学校,轻视了家庭育德的不可替代性;企业对学徒教育、职工教育也普遍缺乏热情和规范,学校承担了勉为其难的教育之重。虽然学校通过建构体系等,疏解了社会对教育期待日益增长的压力,但学校在与社会的沟通合作中,往往又显得比较被动和寡助。在升学优先及智育化的教育评价取向下,由于劳动教育没有“分值”,被家长、学校、学生以及管理部门弱化也属无奈,劳动教育与知识教育之间缺乏互洽耦合机制,受教育者只能作出顾此失彼的选择。

职业教育紧密结合生产劳动是发展的关键。职业教育面向大众、面向社会,在教育世界与劳动世界之间架起一座纵横交会的立交桥。职业教育以全面提升生产一线人力素质为目标,从凭借经验培养学徒到纳入学校教育系统再到校企合作,实现了两次质的飞跃。一个国家的强盛取决于全民潜在能力和智慧发挥的程度,即人口整体素质的提升。以“木桶”比喻人才结构,职业教育解决的是如何做长人才“短板”的问题,这正是职业教育的社会使命与责任。

生产劳动是人类一切劳动与活动的基础。逻辑地看,教育首先应该为生产劳动服务,培养建设型、生产型的劳动者。但生产者真正成为学校教育关注的对象直到近代科技兴起并推动生产发展后才变成现实,现代教育要求全部的劳动者必须先接受教育。职业教育致力于主动服务生产发展、服务职业发展,将学校形态的教育和生产形态的教育结合起来,建立新的人才培养模式,使学校与企业两个课堂相互为用,知识学习与实践锻炼相互启发,拓宽了教育的发展空间,缩短了服务社会的间距,优化了教育结构,提高了技术技能人才培养的有效性。如果说,义务教育扫除文盲,提高了全民的工作生活能力以及享受人类文化成果的水平;那么,职业教育扫除“科盲”“技盲”,让一切生产者成为熟练运用现代科技手段的专业人才,全面提高了大众的就业能力、劳动能力和创富能力。

开发每个人潜在的专业素质是职教之责,将知识与实践结合成能力是职教之长,藉此来创新技术技能人才培养质量是职教不懈的追求。

来源:中国教育报



关注公众号:职教晨讯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的职教资讯


职教晨讯的的最新文章